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202|回复: 1

[绥德] 绥德这位第一书记和他的同事们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4-3-18 14:37:5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一书记和他的同事们

文/魏常瑛

2023年7月,刘依洋和王涛、赵梓旭被派到了他们单位帮扶的村子。刘依洋是驻村第一书记,王涛赵梓旭为驻村工队队员。

乍到小山村,一切都是陌生的。他们都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对农村工作是生疏的,有点茫然。但他们心里明白自己肩上的担子,决心和村党支部一起,为这个小山村的振兴供献自己的力量。

看到阳湾泉

村后的坡上有一眼泉,清亮到透明的水从石头缝里弥弥流出,日夜不停。因泉水上边的山地叫阳湾,泉便叫作阳湾泉。

村里人对阳湾泉别有一种感情。

解放战爭时期,阳湾山地的空地上曾经开过共产党的一次重要的会议,开会的人曾经吃过泉里的水。

村里流传着好多那些革命前辈的故事,他们给老百姓扫院,担水,和老百姓促膝相谈,亲如一家。

有一次,一个前辈去阳湾泉担水。他舀满水桶,盯着泉水看呀着,又看看周围,说,这泉水可以把这面坡变成水地。但那是战争时期,那个前辈的愿望没能实现。

斗转星移,岁月流逝。

清沏的阳湾泉静静地躺在那里,映着天光山色,宛如一幅画。

2023年7月,村里来了新的工作队,工作队的第一书记叫刘依洋,队员王涛,赵梓旭。三个俊后生,白晰的脸,端格錚铮的身材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刘依洋他们三个披着朝霞去熟悉村里的环境,噌噌噌爬上阳湾空地,瞻仰了前辈们开会的遗址,顺坡下来。

呀!清泉!刘依洋看到了眼前的阳湾泉那么清沏透亮,叫了一声。三个后生一人捧起泉水喝了一口。水是甜的。

三个人就坐在泉边谈起来。刘依洋说,这么甜的水可不可以做成瓶装矿泉水?另外俩个拍手称赞。

但把泉水做成瓶装水不是一句话,要建瓶装水淨水厂,付出大量艰辛的脑力与体力劳动。

当天夜里,刘依洋和村党支部书记薛海军长谈。薛海军听了刘依洋的话非常高兴,他说,那泉水,三相电的水泵抽一天一夜也抽不完,水的质量也好。随后,俩个人就商量起把阳湾泉水做成瓶装水,建瓶装水净水厂的事。俩人谈到了天明。刘依洋他们又到坡上去考察阳湾泉。心情激动,只想快点上坡,穿着凉鞋的赤脚被蒺藜扎出了血也没觉得。

再一次考察,山泉水仍然甘甜如饴,初步认定可以做成瓶装矿泉水。

说干就干。

刘依洋带了水去西安检测,结果皆大欢喜:水为天然弱碱性,水里含有丰富的人体需要矿物质,其中有硒。符合瓶装水的标准。这水,前后检测了4次,检测费刘依洋他们三个掏了腰包。

人常说,没个贴面的厨师,有,例如刘依洋他们。

有商品,得有市场,瓶装水的市场如何?

刘依洋、王涛、赵梓旭分头调查全市的瓶装水市场。别以为这是个轻松的事。累不说。要跑全市的大的超市、实体店,要了觧人家的进货、销售情况,容易吗?

经调查,全市对瓶装水的需要量很大,但水都是从外地进来的,价很高。

算一算,阳湾泉若做成瓶装水,可以满足周围几个县和市上各单位后勤用的瓶装水。

一切情况显示:阳湾泉水可以制成瓶装水。而且,正好泉水附近有块平地,可建厂。可地盘需要审批,他们去了两次县土地局,才得到批文。

建阳湾瓶装水净水厂天时地利人得劲。可还得村民讨论。拿在红色大讲堂讨论,村民喜笑颜开,最后,村两委会讨论决定。

刘依洋他们夜以断日地写了“建成阳湾瓶装水凈水厂的可行性报告”

现在,他们忙着筹积资金。走县乡村振兴局,走市乡村振兴局求帮扶,跑大一点的企业寻求投资,有得到扶助的一线希望,他们都不放过。

两个多月,刘依洋他们忙得恨不得长出翅膀。他们忙着,累着,心里快乐着。

相信,不久,清新甜美的阳湾泉水会制作成瓶装矿泉水,将成为更多人的喜爱。

清清阳湾泉,一个天然的摄像机,拍摄出一代一代革命者为民谋福利的身影。

暴风雨中

外边,狂风暴雨,地动山摇的那种。

村里的第一书记刘依洋站在他办公室及卧室的窑洞的窗前,用惊悚加祈盼的目光盯着窗外的雨帘。他在心里说,雨太大了,庄稼承受不了这样的雨水,下时间长了,说不定山坡陡洼会出问题。

但是风雨仍然疯狂,疯狂仍让他心慌。

忽然,办公室的电话响了,他一把抓起电话听筒,急忙喂了一声。

电话听筒里有男高音传来:“喂!你们村头的公路边,有一棵大树倒下了,挡住了路,我们的车寸步难行!请求帮助!”刘依洋马上回答:“我们立刻就来!”

这时,村党支部书记薛海军进了门。也说的是刚才电话上说的事。

像接到命令的兵。刘依洋和薛海军火速研究决定:马上去解决路障,保证风雨中道路畅通。

刘依洋、薛海军牵头,由工作队、村两委会成员组成的抢险队带着铁锨等工具立即投身暴风雨中。

大风迎面吹,雨注扑面,刘依洋他们不顾一切,一步一步艰难地向有路障的地方走。

他们互相拉扯着,不让一个人掉队。十几个人如在水中,力搏斗,一点一点前进。

到走到出事的地方。擦去脸上的雨水,看见一棵树被连根拔起,横躺在公给上,挡住了三辆小车的去路,薛海军略作安排,各就各位,叫一声“起”,一起抬树。人不多,小车上的人不愿下来,树又大,第一次挪动了点。又挪,也不知挪了几次,汗水混着雨水一个劲地从招树人的脸上往下流。

终于将树挪到了路边。

小车走了,刘依洋他们浑身湿透了,又穿过雨箭往回走。

虽然有点苦,可他们心里很甜。

修水管

窗外的暴风雨刚停,窑檐上还一滴一滴往下滴水。

内的刘依洋就对同事们说:“咱们出去看看吧,这么大的雨,该不会造成什心灾害吧?”

话音刚落,村支部书记薛海军推门而入,进门就说:“村后有个坡滑坡了,压断了自来水水管,那里的水管断了,村里三分之二的人吃不上水了。”

水,是人每天都离不开的东西。

刘依洋焦急地说:“赶紧修。”

刚下罢雨,道路泥泞,人都在家里,找谁修呢?而且是滑坡,劳动量一定不小。

几个人商量。

村看村,户看户,群众看的党支部。这时候,支部得冲锋!这也是这个村的村风,事情总是支部领头往前冲。

薛海军笑一笑,说:“水管必须快点修好,要不,那么多人没水怎办!找不下人,村两委会成员去修!”

刘依洋他们眼也没眨一下,立刻响应。

薛海军、刘依洋他们一行十几个人,扛着明灿灿的铁锨、镢头出发了,踩着泥泞,阔步向滑坡的地方走去。

埋水管的地方滑坡了,水管被扯断,上面有一堆泥。

明光灿烂的铁锨插入泥土。弯腰,用力往起产,泥很粘,得用大力气才能产起。直起腰,用大力气甩出去。

过了一会儿,大家都成了大花脸,身上也满是泥点子。

刘依洋他们都是城里人,没下过乡,劳动了一会儿,便手上起泡,身上流汗。但他们和本村的人一样,一铁锨一铁锨地产泥。

泥里有石头,要搬,他们抢先去搬。

人心齐泰山移。十几个人不多,但劲往一处使,半天,就产过淤泥,找到了水管。
水管修好了。这时,他们个个像泥塑一般。

过一个大门,一个老婆婆热情地招乎依洋他们,让他们去她家喝口水。並且说:“多亏你们修好了水管,要不,泥粘路滑去哪里担水喀哩!”

他们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回走着,心里很快乐。

一小袋绿豆芽

2023年10月的一天上午,村里姓黄的半老头,拄着拐杖一颠一簸地来到村两委会的办公室。一进门,就把一小塑料袋绿豆芽放在依洋的桌子上,笑容满面地说:“我老婆生的绿豆芽,你们尝尝。”细看,那绿豆芽真的很好,白白胖胖的,玉制品似的,很漂亮。

依洋温和地说:“你老婆生一盆豆芽也不容易,我们有菜,你拿回去自己吃吧。”

老黄赶忙说:“一点心意,不要嫌弃。”依洋用感激的目光看老黄一眼,万语千言涌上心头:这里的群众真是太涥扑厚道了。为他们办一点点事,他们都会回报。想着,他对老黄说:“我们是组织上派来的,你记住共产党的好就行了。”

刚来村子时,依洋他们上门走访。走到老黄家坡洼上,见坡洼上的路窄不说,还坑坑凹凹,往前走一步脚就一歪。走时要十分小心。走访时,老黄也谈到他们的困难,希望把他们坡洼上的路整修一下。

回到办公室后,他们马上商量了修整老黄家坡洼上的路的事,决定帮他修那点路。
依洋向单位反映了这个情况,单位上给了一点经费。

那几天太阳正红,依洋他们顶着火红的太阳和工人们去修路,一动铁锨,黄尘就端冒,加上出汗,一会儿,他们就从头到脚灰土烟麻。

路修宽,路面产光堂,又硬化了。

老黄一家笑得合不拢嘴。老黄拍拍依洋的肩,说:“啊呀!感谢工作队,感谢你们。祖祖辈辈这路都可难走哩,我在这坡洼上不知跌了多少跤,后来,我一出行,不是婆姨就是娃娃扶着。真真是难。除了我,别的家里人走这路也是晴天一身土,雨天两脚泥。今天乍好了。好!好!”说着,他的眼眶红了。

老百姓高兴了,依洋他们也感到高兴。可没想到老黄又为这事送来了豆芽。

依洋他们感慨万千。

烈日下

2023年的7月,真正是赤日炎炎。从早上9点开始,就流火飞跃,让人们坐着都汗流浃背。

顶着烈日,刘依洋他们去给村民做庭院经济的规划。

刘依洋推着轮车到了黄春飞家的硷硷畔上。这里,硷畔下是陡崖,硷畔上杂草丛生,院里横七竖入堆着庄稼的秸杆。

汗珠一颗一颗从刘依洋的额头流下,流到眼畔,他伸出左手抹了一把,眨眨眼认真地看硷畔。其他俩位转着眼洗儿想着什么。过了一会儿,王涛说:“硷畔这么陡,应该修成梯田式的。”赵梓旭说:“院这么大,应该有个墙。”三个人商量了半天,又征求了黄春飞的意见,就推着仗量院子。经过仗量,决定先把陡峭的硷畔下修成一层一层的梯田,既能种菜,又解除了危险。修一道院墙,安全。在院里盖间大草房,放玉米杆、高粱杆。

黄春飞听了刘依洋他们的规划,笑得嘴角扯到了耳门岔,说:“我这地方乍弄美了。”

第二天 他们又在烈日下给薛世富规划了硷畔,给蔬菜大棚规划了步道。

前前后后给40户人家的庭院经济作了规划。几十天,刘依洋他们被晒成了“黑人”

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桌

2023年的八月十五。

早上一起床,刘依洋就趿拉着鞋开门仰头望了一眼天。天是蓝的,偶尔有一缕白云飘过。他便微笑着叫他的同事:“快起床!”

村党支部书记薛海军,刘依洋,王涛、赵梓旭几人说笑着出了大门,海军手里还提一大块羊肉,向村里的老年幸福院走去。

今天是中国传统的中秋节,依洋他们和海军自掏腰包买了羊肉,要去给村里老年幸福院的老人们包饺子,让他们吃上香喷喷的羊肉萝卜馅的饺子。

依洋他们会做饭。几个人分工负责。洗萝卜的洗萝卜,用绞肉机绞肉的绞肉,和白面的和面,三下两下,-盆馅一块面就摆在餐桌上,刘依洋、薛海军和几个会包饺子的老年人就开始揑饺子。

一个个饺子像元宝一样搁在秸秸盖子上。

人多揑得快,不多时,饺子就揑好了。

依洋他们把一盘一盘热腾腾香气撩绕的饺子端上餐桌,老人们开心地笑了。

依洋、海军他们也笑了。

下雪天

数九寒天,下雪了。鹅毛大雪,纷纷扬扬,满天飞。

刘依洋望着天空旋转飞舞的雪花,想,这会儿路一定不好走,老人与娃娃们可能会滑倒。想着,拿起了扫帚,他的俩个同事拿起了铁锨。

他们边走边产过扫。走过的路扫得干干净净。扫了桥,协助村里的环卫人员扫了村里主要的大路。虽然是下雪天,全身都出了汗,头上都微微冒起了热气。

村环卫人员回去了,他们却向一户人家走去。到了人家那坡洼上,开始扫雪。扫了一早上,胳膊困了,手也磨得红红的,可他们产雪的,噌把胳膊伸出去,产一铁锨马上弯曲胳膊,又伸出去产。扫雪的,两臂不间断地摆动,一刻不停。

坡洼上的路扫开了,又在硷畔上扫。硷畔上的路扫开了,又去扫院子。这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走出窑门。颤动着嘴唇半天说不出话,最后双手合拾作了个感谢的动作。这,是一个五保老人。

老人请他们回窑里坐,他们就回去了,坐在炕上和老人拉起了话。

刘依洋和他的同事在这个小山村已经工作、生活了近8个月,他们也变成了村里的人,热爱战友村党支部书记薛海军及村两委会成员,热爱淳朴实在的村民。处处想着村里,想着村民。村民养的羊需要卖,他们想办法找顾客,农民种的菜吃不完,他们就在微信上找买家。村民的一举一动牵着他们的心。常常希望他们能多一份幸福的感觉。

工作虽然辛苦,可他们心甘情愿。

作者简介:魏常瑛,女,陕西省榆林市人,回乡知青。当过教师、行政干部,现已退休。先后编辑《绥德文史》等150多万字,发表小说、散文、纪实文学近200万字。其中有长篇小说《大山深处》小说集《凡人的故事》纪实文学巜无定河之歌》《滨河大道》《繁星》《为了明天》散文《生命的河流》(与人台作)现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。
mmexport1710739377688.jpg
mmexport1710739377688.jpg
mmexport1710739377688.jpg
mmexport1710739377688.jpg
mmexport1710739377688.jpg
mmexport1710739377688.jpg
mmexport1710739377688.jpg
mmexport1710739430176.jpg
dfc3443ecf5cfa882381683ed23ba37b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3-18 14:50:5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绥德魏常瑛老师作品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|网站地图|帮助中心|商务合作|法律声明|诚聘英才|联系我们||
Copyright © 2014-2017 榆林生活(Www.so0912.com)  版权所有
官方微信号:1163251385  邮箱:1163251385@qq.com
京ICP备11003759号-2
0912技术支持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