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1319|回复: 0

最近的一点忧郁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3-22 20:58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终于又静下来了。偶尔打电话,很少发信息。不再去酒吧,也耐下心来看完了一个电视剧。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完结。总觉得在生活里盲目的向前冲,找不到自己。找不到,我的风格和我想说的话。
于是说很多很多的话。在人群里,将自己变得面目全非。某天对一个朋友发誓,我要变成哑巴,从明天开始。他在电话那头嘲笑我,你就算是变成哑巴,也会依依呀呀发出声响。
我彻底的无语,原来我是这样不甘寂寞的人。在他人的眼里。却过着这样寂寞的生活,却对喧哗这样的过敏,却是会在短暂喧哗之后看到烟火坠落的暗淡,于是怕的躲起来的人。
人是这样矛盾的动物。《金锁记》里,七巧看着对她告白的姜季泽想“他的眼睛——虽然隔了十年,人还是那个人呵!就算他是骗她的,迟一点儿发现不好么?即使明知是骗人的,他太会演戏了,也跟真的差不不多罢?”爱是这样卑微的事。我们却还要爱,祈求爱,需要爱。“‘你哄我——你拿那样的话来哄我——你拿我当傻子——’她隔着一张桌子探身过去打他,然而她被潘妈下死劲抱住了。……七巧一头挣扎,一头叱喝着,然而她的一颗心直往下坠——她很明白她这举动太蠢太蠢——她在这儿丢人出丑。”即便如此,爱让我们如此丢人出丑,让我们如此痛恨自己,如此不能自全自爱,让人如此绝望,接近毁灭,“季泽走了。丫头老妈子也给七巧骂跑了。酸梅汤沿着桌子一滴一滴朝下滴,像迟迟的夜漏——一滴,一滴……一更一更……一年,一百年。真长,这寂寂的一刹那。七巧扶着头站着倏地掉转身来上楼去,提着裙子,性急慌忙,跌跌跄跄,不住的撞到那阴暗的绿粉墙上,佛青袄子上沾了大块的淡色的灰。她要在楼上的窗户里再看他一眼。无论如何,她从前爱过他。她的爱给了她无穷的痛苦。单只是这一点,就使他值得留恋。”爱是让人这样绝望的东西。欲哭无泪,欲罢不能。
张爱玲大概是懂的爱的,但可惜的是,她懂得的,是一些太复杂的,纠缠的,痛苦的感情,但也是华丽的,虽然爬满了虱子。又或者生命原本如此?
我是相信的,我们长长短短的人生中,是有一些人特别幸运后者特别不幸的,遇到一些坏的感情,却因此付出真的感情,于是人生变成一处戏,经历悲喜无常,所有欢乐痛苦从此与俗世喜乐区分开来,走向虚无缥缈。这些虚无缥缈的感情,让你觉得你的人生不能为外人道,那些喧哗的感情,你知道,只要伸出指尖轻轻触碰,便会哗啦啦倾颓变成一片废墟,但是,即便是废墟,也还是好的。
外人,外人怎么会明白,你看着满天烟花褪去时的眼底。
加入 榆林地区 微信群 加微信 1163251385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|网站地图|帮助中心|商务合作|法律声明|诚聘英才|联系我们||
Copyright © 2010-2019 榆林网(Www.so0912.com)  版权所有
微信1163251385  邮箱:1163251385@qq.com
京ICP备11003759号-2
0912技术支持
返回顶部